www.413362.com

李健做客搜狐:现在的歌坛让我很绝望(视频)

发布日期:2019-09-10 21:27   来源:未知   

  3月15日13时,刚刚发行个人第二张专辑《为你而来》的李健做客搜狐,与在线网友进行了交流;在节目中,李健多次提到自己要做独立的音乐的新年,并表示,对于流行乐坛现有的跟风现象感到很绝望,而对于网友们非常感兴趣的水木年华从组队到单飞的真实情况一一做了回应。主持人:大鹏,摄影:李欣、孙国华,摄像:刘景春;现场实录如下:

  主持人说: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欢迎您参与我们今天的“明星在线”栏目,大家看到坐在我对面的就是今天的嘉宾——著名歌手李健,先跟网友打一声招呼吧。

  主持人说:李健没过来的时候就在问我搜狐是不是搬家到清华附近了,这次也算是有个机会重游清华了。

  李健说:最大不同就是创作上,以前都是编曲,很少自己写词。从制作上来讲,第一次跟这么多的朋友合作,包括兼制郑钧,有一种结伴而行的感觉。

  网友:在今后发展道路上,有没有想到自己的歌曲站在内地流行乐坛第一线的位置?

  李健说:我本身就是前线的人员,不是后方的人员。对我而言就是做一张满意的专辑,至于拿什么奖或者达到什么其他方面没有考虑。

  李健说:大家很支持我,很支持我的动向。一张好的唱片不宣传的话,等于没做。这也是一个歌手对公司负责任。

  李健说:坚持、独立,不愿意跟风,另一方面希望自己的音乐真诚,打动别人。风格是别人评判的,自己不应该设定风格的。

  李健说:这张唱片比起以前的唱片让我赢得更多、更广泛的歌迷。因为以前个人化的东西比较多,做的比较随意。没有这张专辑做的这么专业,毕竟是群体制作的结果,虽然我是唱片制作人,但编曲等制作方面都给我提了很多意见。

  李健说:他制作都很真诚,也很久没有出自己的作品了,听说今年会出新专辑,我很期待。

  网友:所有专辑都是你自己完成的,让我们见识你了文学功底,今后会坚持人文音乐吗?

  李健说:真诚的音乐就是人文音乐,能够带给人思考和震撼的音乐。作为我从学校出来的校园歌手,一直对人文有憧憬。

  网友远在日本的梅子:你好李健,我是你的忠实歌迷,你是否介意被别人称为校园歌手?

  李健说:我不太介意,也没有太多的感觉,毕竟我从学校出来的,现在我出学校了,是社会人了。

  李健说:水木年华当时确实很校园,但后来我们都长大希望做成年化,不希望老以学生的身份,很渺小。

  李健说:每个时代的所知所想都不一样,当时没有出社会有很多的主观愿望。当时对整个唱片行业根本不了解,不知道是怎样的运作过程。

  网友OK:你每一张专辑都在前面加一段自己的话,“以流星般的速度,还是一步一个脚印跋山涉水”。这段话代表你什么心情?

  李健说:描绘的是人们在奔赴生命的一个过程,我觉得每个人来到世上是为了生命而来。为生命而来,有了生命才能谈到爱。人的速度时快时慢,但我最关注的就是生命意义就是短暂的瞬间,大部分都是很平庸的,人生中有几个精彩的瞬间,那才是生命的意义。

  李健说:音乐和明星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我更希望能够做一个好的歌手和音乐人,而不是去当很短暂的明星。音乐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学问,需要一点点积累和大量的实践。

  李健说:不是说做歌手而不做明星,我更多的主张是一个歌手靠作品说话。像郑钧,就是我最尊敬的歌手。

  李健说:这个过程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想跟别人分享。大家可以自己去想一想,音乐是一个很抽象的东西,说的很清楚就没有意思了。

  主持人说:李健新专辑大家都看到了,其中有很多好听的歌曲,我不知道李健最向跟大家推荐的是什么?

  李健说:还是专辑的主题曲《为你而来》。生活当中确实有很多匆忙的压力,或者说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我们能够得到生命,来之不易,还是应该珍惜这个短暂的时光。

  主持人说:这首歌现在在整个打榜的形势上非常的好,除了《为你而来》,这张专辑当中还有一首歌曲叫《父亲》,能介绍一下吗?

  李健说:《父亲》这首歌名字最准确应该叫《我的父亲》,每一个男孩子在成长过程当中,都有亲近到反抗,后来回想到感恩,我们跟国外的小孩不一样,一直是父亲是心中的偶像,而我们当时小孩心中的榜样都是抗日英雄,其实真正的榜样就是自己的父母。

  李健说:我小时候的榜样在不同的时间有更换,有抗日英雄,有文艺明星,帮助别人的人。

  李健说:我很小的时候就学古典音乐,一开始最喜欢赛克威亚大师,现在我最钦佩是巴赫和莫札特。

  李健说:独立生活和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是清华给我的最大收获。清华是一个不太容易考,也是一个更难毕业的学校,每一个顺利毕业拿到证书的清华学生,都是经过一番拼搏,值得敬佩。因为每个人在清华经历太多的考试、学术上的磨难和考验。

  主持人说:在清华经历这么多的事情,应该有一个大家认为更好、更完美的工作方向,当初为什么选择当歌手?

  李健说:应该准确的说,有一个顺理成章看似自然而然的东西,清华对我来讲就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如果我上不了清华也当不了歌手。

  李健说:应该说是毕业前夕,在大学里面对音乐花的功夫很多很多,音乐是需要时间和学习的一门艺术。音乐还有一方面能够带给我成就感和满足感,我写一首歌,我原来做功课的时候更多是复习,而没有创作感和想象的空间。

  主持人说:这张专辑在录制的过程当中,有什么我们看不到的小秘密跟我们分享一下。

  李健说:跟译乐队工作还是很快乐的,每一首曲子的诞生都会给我们带来极大的愉悦,译乐队是不折不扣的年轻人,他们是赛车手,经常奔驰在北京的五环外,非常过瘾。

  李健说:对。白天一起锻炼身体、游泳,晚上一起工作,很令人怀念。九龙心水论坛。这是我第一次和摇滚圈的朋友合作,让我觉得心胸更开放了。

  李健说:我在学校的时候当时他们已经是响当当的人物了,都是我们音乐前辈。我觉得我们在一起就是美好的一次旅行,结果很让人满意,尽管中间经历了身体、心灵上的付出,我的发布会他们也去了,看到凝结自己心血的唱片诞生了。一个唱片的诞生就像我们的孩子诞生一样,希望他慢慢成长,在成长过程当中受到大家的喜欢。

  主持人说:从第一张专辑到现在的专辑,隔的时间稍微有点儿长,下一张专辑有没有什么打算?

  李健说:向来都是我做完一张专辑之后就开始考虑下一张专辑了,我现在更多注意力还是集中在下一首歌创作上,需要生活点点滴滴的积累,灵感是空泛的东西,没有积累就没有灵感。

  李健说:写词更困难一些,一般写一首要上千次,总希望自己做的更好,改来改去。旋律对我来讲是瞬间的感觉,歌词的写法是经过深思熟虑才下笔的。

  网友:你怎么看待现在流行音乐商业化的情况?因为很多歌手觉得做自己的东西很困难,一定要做被市场接受的东西,你有这样的情况吗?

  李健说:现在的歌坛让我感到很绝望,大部分模仿、抄袭、跟风太多,真正有勇气坚持自己的东西太少了,或者给想坚持的人的机会越来越少。对我来讲坚持和独立这两个词是我的音乐风格,我不会跟风做R&B和说唱。一个歌手就应该做自己最喜欢的音乐,而不是做最流行和最时尚的。

  李健说:真正受欢迎都是自己独立创造,有不可取代性。中国所有华语月坛能够立的主都是创造独到的。你的声音和音乐跟别人不一样,别人才愿意聆听,喜欢听你的唱片,特意迎合大众商业,反而无法做成。

  李健说:我喜欢看电影,国内和国外都有,《阳光灿烂的日子》、《孔雀》等,像这样的好片子还是应该上电影院看。

  李健说:电视剧我做了两部配乐。在2002年、2003年迷上了古典音乐,因为在大学里面学过一点儿古典音乐,所以在《似水流年》做了大量的弦乐和钢琴,很过瘾,也很尽兴。

  李健说:旋律是从走路时候想出来的,是从建国门到清华,去年的8月14号,我一个人从音乐台一直走到清华。因为我喜欢远足,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想走多远就走多远。每个人都不平等,家庭、能力等等都不一样,不是所有的鸟儿都能飞翔,但我们却无法心灵的自由和向往,不能因为很多不如意的地方就让人感觉很绝望。“我害怕看到你独自一人绝望……”,可以不让你说话,可以束缚你的手脚,但谁也无法控制你的心灵和思想。

  李健说:受过教育,还有一丝理想主义色彩的人。一个是学生,但最近我发现一些知识分子、白领给我发短信谈看法。有一家医院买了上百张CD,在做手术的时候听。他们觉得我那张唱片可以让他们很放松,心情很好。

  主持人说:提到李健,就不得不提到水木年华,当时是两个人怎么走到一起,怎么想到一起做音乐?

  李健说:我跟小卢是从96年就在一起唱歌,我们是一个很多人的小团体,但走到最后只有我们两个人抛弃已也稳定的东西投入到不稳定的音乐路程上来。我们都在音乐上有所成长,成长之后每个人就有不同的爱好,不能因为大家的友情每次做唱片的时候都考虑对方束手束脚,做音乐就应该更彻底一点儿。

  李健说:我们一起做的一般都是大学时候青春的歌曲,那张唱片受欢迎之后,我们希望走得更远,小卢喜欢电子舞曲、摇滚现场感更强一些,而我相反,就觉得我们走在一起的话就会束缚彼此的音乐路径,所以不久之后就离开了水木年华。

  李健说:离开水木年华不是多大的事情,只是大家为了满足自己的音乐梦想做最大努力而已。水木年华也是我创办的,我也希望水木年华能够继续下去。小卢想当摇滚歌手,我更喜欢内在的东西,比较有节制的音乐我更喜欢。

  李健说:形式我会做很多的尝试,但音乐创作的宗旨、独立劲我是不会变的,我不太会做应景之作,音乐应该是自发的。

  李健说:我个人认为迷盲是校园音乐真正的主题,一个人真正的成长是始于大学,如果一个人不独立生活、面对问题就谈不上成长。迷盲的主题可能会贯穿人的终生,但最开始的迷盲是大学时段。

  主持人说:你觉得现在校园歌曲发展状态是怎样的?90年代校园歌曲非常的火爆,现在可能已经过去了。

  李健说:校园音乐是最不需要扶持和宣传的,假如有一天所有音乐都没有了,可能就剩下两个,一个是民歌,一个是校园音乐。因为任何时代学生都有话想说,没有商业的因素,都是自发性的。我始终坚信校园是能够诞生好音乐的地方。因为它有乐队量,它思考,它创作是真诚的,不会考虑打不打榜,会不会得到传唱。

  主持人说:作为独立的歌手来讲,这张新专辑有很多音乐人参与到制作当中来,你认为一个人创作和一群人创作哪一个更有优势?

  李健说:对我来讲创作是需要独立的来创作,群体的制作会给我带来很多的新鲜感,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地方。像这张唱片我没有放弃自己喜爱的弦乐,而译乐队适合做乐动和电子因素,余洋是很优秀的吉他手,作为制作人应该发挥大家不同的特点。郑钧是很好的歌手,我所有的曲他都会以他的方式演绎一遍,会给我带来全新的思考。

  李健说:我记得当时是非常春光明媚的日子,我根本不过情人节,那日子对我没有什么意义。我当时突发一个愿望就是想去清华看看,在清华到礼堂坐了很久,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仅仅是一个很偶然的事情。真正的节日,每个人在生活当中都有不同性,如果你某一天特别开心,那么那一天就是节日。

  李健说:我对爱情不像以前那么关注了,因为爱情不是生活唯一的主题,也不是音乐唯一的主题,我更关注是身边人生存的压力感、孤独感和困惑。我觉得真正的爱情是携手走到老的亲情般的爱情,短暂的火花那只是我青春期更向往的,现在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敏感了。

  主持人说:现在在内地的音乐里有这样一个趋势,叫网络歌手,我不知道你怎么看待?

  李健说:我听过,但我更喜欢能够给别人带来长久时间心灵震撼的音乐。音乐做的流畅顺口很容易,但网络歌手没有做什么让我震撼的歌曲,至少没有打动我,我希望他们应该把音乐作为长久的事业来做,花时间来做,当然网络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李健说:我五岁的时候就登台了。因为我父亲是京剧演员,我登的是京剧的舞台,最初的回忆就是在京剧院里面登过,在京剧院舞台侧幕里面看我爸爸的戏。

  李健说:我很幸运没有。当时说跟田震一个唱片公司感觉很兴奋,我挺好,没有经历四处碰壁。据我所知全国有好几百万人想做歌手,真正能够出唱片的人少之又少,如果是创造型歌手在创作音乐的时候应该毫无杂念,要对音乐很真诚,这样音乐才会给你回报。

  主持人说:作为圈内人和歌手,你怎么看待好几百万人想当歌手,他们目的是什么?

  李健说:音乐的确可以给我们带来财富,但那仅仅是音乐对你的奖赏,在创作的时候应该更单纯。

  李健说:灵感来自积累,没有空中楼阁般的灵感,你大量积累之后,量变导致质变,就自然而然了。

  李健说:我很小就弹吉他,当时我还对女同学不感兴趣,或者说我很小的时候就吉他水平就足以吸引别人。但我最初对吉他的爱好是来源于我看到一个独奏的曲子,就是爱德罗曼克斯。古典音乐就像海洋一样,太辽阔而深远了。

  主持人说:今天在线节目即将结束,跟李健聊了很多关于新专辑的情况,最后时间再跟网友说几句。

  李健说:感谢网友能够很耐心的听我讲述很多事情,我也希望更多的朋友来支持真正的原创音乐。

  网友:听你的歌曲感觉心灵会很平静,而且我非常喜欢这样的状态,同时祝愿你在未来歌坛道路上出更多、更好的作品。